Lachesis in Elysion

Lan-dscape:

根据Ron Chernow作的传记大概作了一份汉密尔顿编年表,把比较大的事件都列进去了,主要是为了写文查起来方便
P1:1755-1781(人生早期至独立战争)
P2:1782-1791(财政部至雷诺兹事件)
P3:1792-1804(下滑期至人生晚期)
PDF链接在评论

1812真是个神奇的年份

讲真,我一直误以为1812英米战争主要是你英在海上打的

今天仔细看了一下才知道主要是加拿大民兵和印第安人打的……

更确切的说法是米加战争

1812年美加战争是美国独立后发动的第一场对外战争,也称美英战争,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说,当时加拿大还没有独立,还是英国殖民地,所以军队也是英军,美国的宣战对象也是英国,美国人自己将其视为第二次北美独立战争。但加拿大人则不这么看,他们认为这是一场美加之间的战争,因为在加拿大的英国军队里有超过五成以上兵员都是加拿大的民兵,同时,加拿大的原住民印地安部落也卷入了战争。


…………默哀,所以你米历史书都一笔带过 | 我加官方高...

今天被抓去当人偶
家长拍照技术越来越好 我的瑜伽却久不练越来越渣 // 感觉关节生硬…
(忙过这阵好想学成人芭蕾啊…懒蛋

看了一点那本关于“五个孩子的妈妈考哈佛博士”的书

丢个别人的总结,喏 这里

感想:虽然很励志……但……这样的人生恐怕是生命力极强的那类人才能过的

像我这种废物 大概去死也不会想要这么辛苦地活着

还是当条咸鱼算了



↑ 以上全部出自BBC《蓝色星球2》(里的真鱼)

Vindicator of her own

才Chap.6 一开头就是长长长长TM不停的译注

标题“The Vindicator of Her Own”语出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 1767-1848,老约翰•亚当斯的长子,曾担任门罗政府的国务卿、第六任美国总统和众议员,是门罗主义的主要构思者)担任门罗政府的国务卿时,于1821年7月4日独立日对众议院发表的演讲。原文为:“[America] goes not abroad, in search of monsters to destroy. She is the well-wisher to the freedom and independence of...

又是一个注定翻了也被删的悲伤故事(摔

(这段在原来那个译本里的确没出现……后面还有更多的没出现)

现在对Wilsonianism也是越看越同情叻 毕竟代表了阿尔的理想主义

(脑补了眼镜后面闪烁的光芒什么的)


睡了 最近体力的下降真是几何级数的…

重操旧业,废柴宅重新来贴点搭配彩妆之类的好了……

先安利一下自己豆瓣上的【An Anachronistic Lookbook】

此人极懒 偶尔出门前拍一下 不是iphone7+人像(丢了) 造型渣

来一发昨天开的老掉牙的lunasol红宝石(可能对我来说尝试红色眼影还是第一次吧……)


盘子买来时是这样(说实话我更喜欢他家的液态眼线笔)


配红色镜框是这样


睁眼瞎是这样

最后以一张能反映帝都最近天气的穿衣照
结束(。)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喜闻乐见的刀

出处仍是:The Special Providence

甩豆链:https://book.douban.com/annotation/53934175/

……相比之下,尽管二战中盟军的宣传毫不懈怠地歌颂《租借法案》(Lend-Lease)[1]等条款大公无私的本质,事实上1939年之后美国对英国的财富采取了远更为严厉的经济手段。这一次英国被迫放弃了大量所持外国资产,为美国资本在战时收购这些资产提供了丰沛的机会。即使凯恩斯勋爵竭尽全力“为英国而战”,美国还是把英帝国主义的遗骸蚕食得一干二净了——如此干净,以至于英国(一个多世纪以来全世界最富有的国家)直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仍在对基本食材...

睡不着 来刷一点Elisabeth的铜版照片(真·照片)


硬盘里发现的,很久前的资源了


图1:“1865 Sisi from back in Kramer photo set - Sisi has opened her parasol and displays her elaborate coiffure and lace wrap in this Albert of Munich photo.”


图2:“Empress Elisabeth of Austria, and her insane amount of hair! (Which apparently...

3 1 4 - 2 5 1 7

现在水面に揺れる面影
すり抜ける过去の幻灯

“虽已不再年轻,但感受痛苦的能力还和年轻时一样”

真是巨大的讽刺……

十分讨厌某些人(尤其是男性)的无病呻吟——正是因为不痛苦的人才擅长在别人面前呻吟。


值得尊敬的生活方式应该丝毫不流露自身的痛苦,就像莫扎特的音乐。

(虽然我也没能做到10%)


A committed Prussophile
A self-professed Hamiltonian
"Vindicator of her own"
Period.

https://www.douban.com/people/cristallachesis/

© Lachesis in Elys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