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esis in Elysion

所谓“幸福才是苦难的尺度”

刚才收拾被子时有了这个相当犬儒的想法:几乎所有的受苦都是为了(之后)能获得幸福。如果幸福不是苦难的结果,受苦对人类来说就毫无必要,令人厌恶,而且应该尽可能去避免。即使是最伟大的圣徒、烈士、殉道者,他们心甘情愿忍受折磨的原因,难道不也是为了死后的荣耀和天堂吗?

然而这并无损于他们的伟大——也并无损于普通人为了平凡的目的(如早日升职、多挣奖金、供孩子上学)等默默忍耐生活折磨的坚韧。

我想这只是证实了苦难的非必要性。即使在SM关系中,肉体的受苦也只是为了愉悦而存在,是手段而非目的。没有人会直截了当地说他/她的目的就是受苦——除非他是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是为了拯救人类。然而这种事情并无第二例。

这也是为什么一些歌颂苦难(如“多难兴邦”)之类的言语被视为阿Q或者伪善。如果这些话是为了教育听众,简直就可以当做培养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洗脑行为。


这几天纽约降温,因而才往床垫上加了两床毯子,又装上了新的羽绒被。谁都知道装被套是很累的——而且麻烦——但是谁不喜欢睡在温暖柔软的床上呢?我做这件事时,知道自己是为了一个让自己幸福(暖和)的目的,所以不觉得一时累得半死是无意义的。

真正让人痛苦的是无意义的受苦,却又不能满足于对于幸福的肤浅解释。某种程度上,即使西西弗斯也需要这种肤浅的解释。

而我现在心满意足,因为知道一切只是暂时的。三个月后我就躺在帝都温暖的大床上撸猫晒太阳了。

某位同学是对的:“假如立刻就可以获得幸福,根本就没有必要去受苦。”

——除非是被愚蠢的自尊心害死还不自知。

人生苦短,必须尽可能地对得起自己。一切的付出都该有回报,一切的受苦都必须能转化成幸福,否则即无必要。


人生苦短,所以不想在无意义的人和事上浪费时间。
已经等了很多年,很累了,很厌倦了。及时止损才是上策。

我也受够了所谓的大局观。

从长远看来,一切都会以悲剧和毁灭告终,只是今天仍然我们笑着告别就好了。

呵呵。


评论

A committed Prussophile
A self-professed Hamiltonian
"Vindicator of her own"
Period.

https://www.douban.com/people/cristallachesis/

© Lachesis in Elys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