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esis in Elysion

以下是仍然掉在七平井底爬不出来的告白文,请慎入


以前跟朋友讨论过一点SH的风格。初听时就觉得SH不同于一般的J-pop,倒是很偏向交响/古典金属风……特别是二期后的风格。一期规模还没有那么宏大。

第一次是被朝夜惊艳到了,然而七平是真正让我掉入深渊的……在习惯了类似于宵暗的超长华丽编曲之后再听啥都无力了= = 

而且Joelle的声音真的越来越喜欢呢。初听会有人评论“没特色”,但是我觉得她的高音里那种坚定和柔韧的气质真的太适合Elisabeth这个角色了……现场表演也美到泪崩。【确实我比较容易被这种自我牺牲型的女主感动……《窄门》里的Alissa也是一样啊。】

此外越来越喜欢栗林妹妹的蓝胡子唱段。爱恨交织的感觉……难怪她后来又唱了StarDust(崩)大塚叔的表演也超!帅!气!

以及说到传教,我觉得向交响金属粉/德系音乐剧粉推广SH,可能成功率会比较高呢。毕竟同时追求【故事的主题性】【宏大场面】和【旋律之美】的乐队很少呢。像我这种Lacrimosa和Within Temptation的脑残粉,对SH只能说相见恨晚(为啥没人给我传教……)

另外是九平还没有太听出感觉(《食物相联系的世界》其实是唱eating disorder的,看到歌词后很感动……Revo陛下是有多懂女人……)大概因为我仍然在七平的井底爬不出来吧。

----

然后是个人的碎碎念。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一个人在美国搬了两次家,从加州到纽约。拿到了名义上很好的文凭,做着名义上很好的实习,每天也努力戴着积极上进的面具生活,然而我明白,这样的生活对我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力了。

应酬/party/学术演讲会也不过如此。

美食华服也不过如此。所谓“成功人士“的生活也目睹了很多,不过如此。

而且作为非美国人,我觉得留下来的第一代是永远混不进精英阶层的。我的同学里最有出息的还是在加州的阳光下当码农,或者在苦逼的华尔街打拼。So what?

对纽约的印象,就像Esther在The Bell Jar里。虽然我没有那么绝望。

我的人生是由所爱之物交织书写而成的。每次回忆过去的时候,总是想到那段时间最爱的音乐/书本/人物,其它都是浮云。也曾经记得自己在手账上写过“我必将拼尽自己的生命,令世界更加美丽”——如今看来,不过是幼稚的蠢话。

我……并不是一个好的创造者……顶多只是一个贪婪地消费他人创造力的家伙。(“跟XXX相比自己写的东西完全就是垃圾”——这种想法经常出现吧)

我不会乐器、不会画画、不懂德语、日语和拉丁文(法语也快忘光了)、体育一律白痴、不会在人多的场合毫无恐慌地跟人交往、实用性的生存技巧更是接近于零。

但即使是这样没用的我,也愿意为了【光】而生存下去啊。

----

从六七平两部看来,Revo陛下的世界观/命运观应该很接近希腊人呢。

【命运】反复无常,残酷万分,并不像基督教的神一样公义仁爱,也不像佛祖一样普度众生。更像希腊神话里的神们,自私、残忍、为了自己的乐趣让人类自相残杀,把人类当作棋子一样使用。

但他要表现的却是加缪式的自我救赎。

“命运固然残酷 但你无需对她惧怕
无心抗争之人 女神(Moira)决不会将微笑赐予他”


因为这一点,我觉得七平的主题并不仅仅是追求【恩宠】【光明】【幸福】(看了轮回说之后觉得这是个无限loop的噩梦……),而是在这一过程中反复追寻的意义。

是什么能一个人能在如此的黑暗中仍然坚持着寻找呢?

这也是我想探究的——SH的世界观里最迷人的部分。

如此细腻的你,是怎样将生活中的种种伤害和痛苦,转变成如此美丽的音乐和如此奇妙的世界呢…………

感谢你把这样的【光】带给了我,在这最黑暗的一年。

今后黑暗的日子还会很长,光明可能永远不会到来,但是有这份爱就足够了。


因为那是来自你的光芒啊。

评论
热度(7)

A committed Prussophile
A self-professed Hamiltonian
"Vindicator of her own"
Period.

https://www.douban.com/people/cristallachesis/

© Lachesis in Elys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