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esis in Elysion

刘天昭:《天气太好了》

声明:转载自《毫无必要的热情》一书试读。 




天气太好了 

刘天昭 

中午吃饭回来 
一路目睹春风把灰霾 
层层扯开。 
我摘下口罩, 
绕到前院儿 
去看阳台窗外 
那棵四层楼高的大玉兰。 
上礼拜一场大雪, 
冷杉的翅膀 
都给压低了, 
玉兰满树花苞娇滴滴, 
冻也冻坏了, 
真让人着急。 

好像一颗都没有跌落。 
全都开了, 
又大又白, 
又胖又挤, 
纯洁丰盈的欲望 
没有羞耻。 
不知耻的事物 
总是特别冲击。 
文明深入膏肓, 
生命的乡愁 
化为深刻的恐惧 
和恶意。 
我在我的身体里 
避之不及。 

打开灰暗的卧室门 
一万朵白玉兰 
劈面照亮。 
我配不上 
可是无法拒绝 
这样汹涌的喜悦。 
窗子拉开, 
晾杆上的衣服拨到两边, 
我跟玉兰之间 
再无遮挡。 
才看见空气 
亮如水晶, 
纯粹无垠, 
真是让人自卑, 
连玉兰也配不上。 

生命像是宇宙的异物, 
或者污秽。 
我不喜欢自己, 
但是偶尔 
能够享受活着。 
就像此刻 
有多么好, 
同时拥有雀跃和安宁, 
有如音乐荡起。 
另一些时候 
活着是件怪事, 
怎么都不能自圆其说, 
不能和谐,不能自在。 
我是我自己的异物, 
或者污秽。 
逃不出去, 
也剔不干净。 
只剩下承受 
算是尊严。 
谁让我无法化身星辰。 
这句子倒像是彗星 
划过脑海, 
我笑出了声。 
囚徒转身进洞, 
喃喃说一句 
天气太好了。 


2013.3.27

评论
热度(1)

A committed Prussophile
A self-professed Hamiltonian
"Vindicator of her own"
Period.

https://www.douban.com/people/cristallachesis/

© Lachesis in Elys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