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esis in Elysion

【旧诗贺情♂人♂节】【亲父普】地下室的大门

旧诗一首。写于去年夏天搬离加州之前处于SHXAPH的一系列神·替歌深度中毒时刻。

所以文风真是充满了某人的中二气质啊……

标题别想歪……其实还蛮严肃的- -

----


地下室的大门

 

第一次打开书页的我

遇见从从书中睁开眼睛的你

你的眼神坚定,制服笔挺

我注意到的却是那被称作“悲伤”的光芒

 

 “发生了什么呢?”

你并不回答。

雕像般紧抿的双唇写满沉默的意志

 

很久以前你的名字就与神话和传奇紧紧相连

他们说,那是位无以伦比的伟人

 “如果他还活着,我们今天就不会站在这里——”【1】

但面对发出问题的我

所有人全背过身去

 

答案啊,不在历史学家的档案里

答案啊,不在后人的毁谤和颂歌里

答案啊,不在一切有形的文字里……

 

——通向真实之路,是一扇地下室的门——

 

“不务正业,整天搞这些花哨的闲玩有什么用!”

“我怎么会生出你这种没出息的废物……”

“简直和那家伙一样嘛,你……”

 

我仿佛看见被囚禁的昆斯特林的薄暮

鲜血和着雨水流淌在青石板上

“对不起,卡特”

一切悲恸和祈祷都那么苍白

崩裂的琴弦奏出刺耳的不和谐音

这一天起,你无瑕的灵魂被撕成两半

 

像百年前的伦敦塔般潮湿阴冷的地牢

星光一点一滴漏进天窗的缝隙

被仇恨之火燃烧的苍白的十八岁少年

咬烂了嘴唇,却连双拳都无力握紧

“我恨他。”

 “不,你不应该。”

不知何时出现的银发青年

罕见地微笑着,夺下了他伤痕累累的手

 

“命运对个人而言毫无意义……国家也是。”

“你很早前就这样想了?”

少年看着那双看不出情绪的绯红眸子。

“除非一死,惟有服从。”

 

生存就是战斗。

战争的火光,是伤口最好的消毒剂。

除了死亡,无人能自行中止战斗

除了死亡,无人能把我们的命运之线切断

“人人各得其所”

死去的时候,坟墓上没有多余的泪水和花环。

 

“如果我现在选择了死呢?”

少年挑衅地问,后者轻笑:

“你不会那样的。”

“……”

“因为我在。”

 

“你还年轻,还有一整个波澜壮阔的命运要书写

你是要在历史上留下印记的人。

你不会丢下我的,弗里茨。”

即使国家也无法活在历史之外,但他看到了不远的未来

他的,少年的,他们二人的。

 

夜色渐渐深重,拭去悲痛的泪水的少年

和修长身影的银发青年

在地下室里立下了誓言

他接过了他手里的剑,划下十字

“愿你把命运的咒诅变成祝福。”

 

夜色褪去黎明袭来

求死的冲动转为求生的意志

虽然不再是为了自己活着

但他总算有了一个高贵的理由。

 

“早安,我的国家。”

“早安,我的王子殿下。”

 

——通向真实之路,是一扇地下室的门——

 

后来的事情人们都知道

战争——胜利——和谈——战争

失败的苦涩困境中的隐忍

几乎没有力气为最后的胜利欢呼——

整整七年。

他与他的国家始终在一起。

直到死亡将他们分开。

 

人们说,这是一位伟大的君主

一位值得爱戴的愤世嫉俗者

但不会有人想成为第二位。

 

是谁心甘情愿地向命运现身,

却不是为了一己之身的福祉?

是谁把最珍视的自由交出,

换得了这片土地“各得其所应得”的信条?

谁是被诅咒者?谁是被祝福者?

是心性凉薄的暴君?还是比谁都懂得爱和苦难的少年?

是无情的战争机器?还是孤独而执着于建立联系的国家?

 

“愿你把命运的咒诅变成祝福。”

 

葬礼上,银发青年静静地吹起了长笛。

从那时起他似乎看到了百年后自己的命运。

“总有一天……我们还会见面的……”

 

数百年后合上书页的我

和在书页之外依然微笑的你

我们的联系远远不会在此结束

即使只是充满痛苦和荒谬的人生

因为你们也值得忍受

 

是的,荣光会褪色,苦难会淡化

连你引以为傲的国家也静静消逝了

但那骄傲炫目的黑鹰旗帜

与你的名字一起

依然飘扬在多少人的心里

 

“无论有多少黑暗

请仍然做我的光芒吧……”

 

“非常感谢你,弗里茨。”

“非常感谢你,普鲁士。”

 

 

 

卢然 Lachesis

2015.7.21

 

--

Neta

[1] 出于拿破仑在1813年耶拿战役后访问腓特烈二世之墓时,在墓前发表的讲话。大拿是老爹的脑缠粉= =(但不是彼得三世那种意义上的,人家差点解散了阿普好吧)

[2] 推荐BGM《在狭小的鸟笼中》。已有神人做好了MAD……SH每首歌改成普中心MAD都非常虐。链接这里:www.bilibili.com/video/av524695

[3] (我才不会说这种渣文风是受了SH歌词的影响来着呢)(毕竟虐是一切基尔相关CP永恒的主题)【捂脸逃


评论(2)
热度(21)

A committed Prussophile
A self-professed Hamiltonian
"Vindicator of her own"
Period.

https://www.douban.com/people/cristallachesis/

© Lachesis in Elys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