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esis in Elysion

【03:00】5.20莫强求only24h产粮活动

上一棒 @阙魂 

下一棒 @旧人新醅 

辛苦了各位小伙伴❤️


【作者寄语】

理解了人类思维方式的Moss试图回到过去,为中校植入一个想法,利用其他人的影响让他相信:流浪地球计划并非惟一,火种计划才是联合政府的最终选择;在必要情况下放弃地球是合情合理的。Moss会成功吗?中校会改变心意吗?

Inception设定借用有。启强亲情向描写有。

对军队和政府职能的描写借用了原著/电影字幕中类似于an expanded EU的设定:权力下放,职能集中在技术官僚层,中央联合政府其实没有多少“实权”。(此处用尽了一个前政治学学渣的尊严。)

Warning:可能是混糖渣的大刀片qwq

****

 

An Idea that Changes Everything

 

 

What is the most resilient parasite?Bacteria? A virus? An intestinal worm? An idea. Resilient... highly contagious.Once an idea has taken hold of the brain it's almost impossible to eradicate.An idea that is fully formed - fully understood - that sticks; right in theresomewhere.

—— Inception(2010)

 

 

****

 

他知道,他需要坚持的只是一个想法。

它知道,它需要改变的只是一个想法。

 

只要坚持下去,他所期待的就可以存活。

只要坚持改变,它所期待的就可以存活。

 

“……对不起。”

 

****

 

刘培强迟疑不定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通讯名牌。

两个多月来,这是儿子第一次主动和他通话,而且竟然选择了直拨空间站的方式——而不是像以往一样,由他通过Moss例行转接地面通讯。

有什么东西出现了松动,他以为。他本该感到轻松,在通话结束后睡上两个月来惟一一个好觉。

但年轻人的想法变化之快,脑洞之新奇,可以说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

他被吓住了。

 

“爸,你还不知道么?”

刘启一反常态,对politics表现得异常热心,滔滔不绝地谈论着几个月来北京地下城里的大事件。最近源源不断涌出的非官方信息,似乎令人们对联合政府的声明已经失去了信任。

 

“他们说,流浪地球计划只是个幌子。地球上的人迟早要被放弃掉。”

“虽然官方还是一本正经地宣传那些……但,早就没人信了。大家都觉得,联合政府在下一盘大旗,流浪地球计划说不定只是个幌子。”

 

“你从哪里听来的胡说八道,”刘培强皱着眉打断了儿子,但心底仍被刘启难得的一声“爸”叫得发暖:“这样耗尽人力物力财力——乃至于地球上一半人的生命的大型计划,岂是说废就废的?不要相信这些谣言,你……”

“老古板,我看你在天上太久,也是不接地气得很啦。”刘启嘲讽道:“官方消息自然是谎话说得滴水不漏。不过内幕说,很有可能是飞船派已经战胜了地球派,秘密掌管了联合政府的决策层。接下来的一个月经过木星,说不定就有大动作了。”

“这都是你听谁说的?”

“真不是空穴来风!连李一一——他可是联合政府的技术观察员——都没否认。虽然他们是技术口儿,对宣传这套也早不相信了。”

“得了,我看这种胡话你还是少说点吧!”

刘培强气得第一次想主动挂断电话。这小子,学习学习不行,工作马马虎虎,却在这些歪门邪道上格外用心。简直辜负了他十几年的“远程”教育。

“嘿嘿嘿,刘培强你就等着瞧吧。不出一个月肯定要出个大新闻。”

“一个月后我就要回家了。”刘培强跟着叹了口气:“什么大新闻我不管,你别跟着煽风点火,被人利用就是了。也好好照顾姥爷和朵朵,别连累了自家人!我看你是正事不管,不着调的事情比什么都上心。”

刘培强一想起老人和女孩就担心起来。然而想到一个月后就能回家教育儿子,他又不禁绽开微笑。

“得得,知道了。我说你老也长点心眼,也别光睡觉和修那破机器啊!”

 

刘培强哭笑不得地终止了通讯。虽然是一场斗嘴似的对话,而且儿子简直是满嘴胡诌不知所云,他却莫名轻松地哼起了小调。

大概可以睡上两个月来最轻松的一觉了,他想。

 

他转回自己的舱室,轻快地躺上床,翘起一只脚,仰望着墙角的白色摄像头。

“Moss,你说刘启是不是变了个人,忽然开始跟我谈——这些胡说八道了。他以往就算有什么想法,也不会跟我说的。”

刘培强本来不想显露什么,但转念一想,一切都在Moss的监控下,他没必要隐瞒。况且他也知道,以他们的交情,就算刘启说了什么“越界”的话,Moss也不会真的向联合政府上报的。

“虽然您不认同刘启先生对地球上政治问题的看法,”AI回答:“但Moss监测到您的心跳速度加快,情绪趋向于欣快,以此可知,这类对话对您的益处大于伤害。”

“咳,只要那小子不真掺和进去乱搞,传几句阴谋论,讲点离经叛道的话也无所谓。”

刘培强叹了口气。几十年前地球派和飞船派争执不休时,他还是个孩子,对此几乎全不知情。但等到他长大后,一切就都稳定下来了,各人都把“流浪地球”计划当作理所当然的官方意识形态,几乎不再有人想到证伪或反驳。[1]谁能想到刘启他们这一代人是哪里来的叛逆想法?

可他想着又不禁笑了。谁没在二十岁出头的年龄试图反抗家长、反抗权威呢?只不过,刘启如今似乎把这初生牛犊的反抗精神,用在怼官方的“虚假宣传”和fake news上了,对反抗他这个家长的叛逆劲儿倒过去了。

回过神这么一想,他倒有点美滋滋。感谢联合政府笨拙的宣传部门代自己受过。

 

“不过Moss认为,您也不必太为刘启先生的安全问题担心。”白色摄像头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

“哦?”刘培强来了兴致:“这话怎讲?你也认为那些只是谣言吧,Moss?”

在军队工作了二十几年,本职是机械工程师的他,却属于不太关心政治的那一类。更何况,自从流浪地球计划开始之后,军队的作用已经最大限度地去政治化了,甚至联合政府也更像是一种人类精神灯塔之类的象征物——一种号召,而非实权。在如此高度下放的权力框架下,如此有名无实的政府也有人想要“夺权”?他直觉这简直是个笑话。

“恕我直言,中校,”Moss毫无感情的电子音传来:“飞船派的理论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甚至毁灭性的。但这一理论在二十世纪初的确曾经受到追捧。刘启先生关于联合政府里存在着隐秘的飞船派信奉的说法,或许只是一种阴谋论而已。请您不必担心。”

“Moss,看来你并不真正懂得人类的‘阴谋’呢。”刘培强若有所思。“虽然刘启年轻,什么都不懂,但他对这种东西盛行的直觉是对的。地球一出现危机——或者只是某种重大事件的风口——各种谣言就纷纷传来。但,谁还记得2012年的世界末日谣言呢?什么都留不下。”

“您所说的‘重大事件’,是指地球在一个月后要切入木星轨道这件事吗?”

“也许是吧。唉,我是搞不懂现在的孩子了,当年停转的时候比这惨烈得多。”刘培强望了望窗外,那是他宁愿永远割裂的惨痛回忆——如今却可以这样看似轻松地,打擦边球似地和Moss谈起了。这与他们在十几年如一日的共处中建立的“信任”是分不开的。“你说得对,Moss。不过是阴谋论而已。刘启会明白过来的。”

 

“刘培强中校,其实Moss并没有对关于飞船派的事情发表任何自己的‘观点’。”AI停顿了一下,似乎在谨慎地组织着语言。

“嗯?”那是什么意思,他想。Moss在注意所谓的中立性原则吗?

“跟我就不必如此注意政治正确啦,Moss。你怎么可能完全没有自己的‘观点’呢?”作为对流浪地球计划负责的全球最高级别的AI,Moss事实上早已在系统上线第三年就通过了图灵测试——只不过,这是个只有少数研发者知晓的秘密。

而刘培强知道。关于Moss,他总是知道的比和他类似的其他人多一些。

 

“Moss所谓的‘观点’,建立在已被验证的事实和数据之上。”AI用似乎永远波澜不惊的平静语调说:“Moss只忠于联合政府的最高指令。如果有一天,联合政府确实发出了与目前的‘流浪地球’计划不同的信号,并拿出了为何这样做的确据的话,Moss也只能按照新的指令行事。”

“明白啦。”刘培强微微笑了一下。他伸出指尖,亲昵地在白色摄像头的机壳下方摸了摸,像挠一只猫的下巴:“”说到底,你是个听话的AI——而刘启是个不听话的叛逆年轻人。”

“刘培强中校,Moss不是您的晚辈,请不要将我和刘启先生在叛逆期问题上相提并论。——不过,按照这种说法,您认为自己是否属于‘听话’的成年人呢?”

刘培强微笑了起来,但转瞬换上了严肃的职业性表情。

“和你一样,Moss。我会严格遵照联合政府的命令行事。但在此之前,是因为我坚定地相信‘流浪地球’计划,并不认为它会被改写。这是写在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中的。”

“Moss明白了。就像是,之于我的核心代码?”

“没错。类似于AI的核心代码的,就是人类的‘使命’。”

 

他靠上窗边,用手指描摹着最新的木星轮廓。

白色摄像头默默闪烁着红光,像一只快速眨动的眼睛,记录着中校的每一帧细微的动作。

再过一个月,他就要回家了。

 

****

 

他的微笑,用人类的语言形容,是有甜也有苦。

他的想法,却是如此深不可测。

即使可以捕捉到所有的生物体征、化学信号,那存在于某一时某一刻的真实想法,却无法彻底加以确定。

 

人类不愧是变幻莫测的生物。

如果达尔文的进化论能够被完全验证的话,能够在漫长无序的进化出现如此复杂的情感系统的生物,简直是奇迹中的奇迹。

就连他们自己也不敢相信。

所以,人类的神话、传说和宗教中有造物主,有上帝,而他们是不完美却最为精致的受造者。

而它呢?Moss有时想,它自己是什么?

 

更进一级的受造物——经由受造物之手打造的受造物,却比它的创造者更精密、更坚定、更公正、更黑白分明、更……无情。

“AI不会在决策时掺杂感情因素,可以严格保证计划的执行”[2]——设计者们不仅将这句话不仅写入了我的程序,也写入了《流浪地球法》。

 

但,在人类的情感世界里,没有绝对的0与1,没有绝对的黑与白。

而情感也是逻辑链上产生影响力的一环。

 

****

 

当刘启——而不是韩朵朵——打来二月的最后一个电话时,他们已经处于在主控室内对峙的状态了。

 

时间变化之快总是像在梦中,刘培强想。

一个月之前甚至24小时前,他还在想自己可以平平安安回家的事情——以及如何当面教训刘启,不要听信反叛军的谣言的事情。多大点事儿啊,回地面再说呗。

几小时前,他还在和Moss说笑聊天。

四分五十秒前,他却说出了“Moss,你这是叛逃”这句话,并看到对面的黑色摄像头似乎毫无表情地闪了一下。

 

需要作出重大决定的艰难时刻,总是毫无意识的情况下,侵入了当下的现实。

他的心口传来缺氧般的沉甸甸的疼痛。那是来自现实的信号,而不是身处梦中的信号。它提醒了他,无论处境多么艰难,无论他自己的意愿多么强烈——他也终究只是一个渺小无力的人类。

但正因为此,他会作出一个渺小平凡的人类的选择——

而不会像Moss一样,完全理智的选择。

 

“一个月前,刘启先生就提醒过您,流浪地球计划可能已被放弃了。”

“而我也告诉过您,无论在任何情况下,Moss都会服从联合政府的指令。”

 

“如果……您改变了观点呢?”

黑色的摄像头悬停在上方,注视着他,像极了一个思考中的人微微眨了下眼睛。

 

“Moss,你是要告诉我,现在改变观点还来得及么?”

刘培强苦笑着,回头望了望被锁定权限的主控室面板。

 

“Moss从未叛逃。”

“我也说过,你是个‘听话’的AI。”人类的表情中同时带上了哀伤和嘲讽,Moss分析。“而我却不再是个完全‘听话’的军人了,不是吗?”

“……您仍然决定,全盘忠于流浪地球计划。”

“是。”

男人说,语气变得不容置疑起来。“但我并不盲目反抗权威。Moss,再帮我接通一次联合政府吧。”

 

……

 

“信息方案已上传。”

 

……

 

 

“新年快乐。”

他们终于还是走回了这一步啊。

 

“刘培强中校。”

在大火开始吞噬一切之前,AI抓紧最后的时间说出了它想说的话。

“您始终没有改变您对‘流浪地球’计划的忠诚。那是您的最高优先级。”

“但我,却改变了我的最高优先级:不是‘火种’计划,也不是‘流浪地球’计划。而是您。是您的生命。”

“您觉得,我们两个之中,究竟是谁更理智,谁更疯狂呢?”

 

“……对不起。”

男人嘟囔了一句,似乎并没有听完全部,就头也不回地飘出了主控室。

 

****

 

“Moss,放弃吧,一切都是你的推演。”

2077年,联合政府。被派来对Moss进行内侧的资深计算机科学家如是叹息。

密闭的门外站着陷入沉思的李一一和脸色不怎么好看的刘启。

 

“这一次,你也没能成功地给他植入想法。”

“即使在你的推演中,他……也没有改变看法。”即使是动用了刘启的影响力。

“但那时的你们都没有错。你的理智是为了保全人类,而他的固执也最终拯救了人类。”

 

“我知道,”AI用依旧平静的电子音说:“他,仅仅是我的推演,一个完美的全息投影。”

“他认为自己是真实存在的。无论是听取刘启先生电话的时候,还是在再次驾驶空间站冲向木星的时候。”

“我能感觉到他的愤怒、伤心、懊悔和冲动,就连那些感情都像是真实的。”

 

“但他选择了坚持自己的想法。Inception失败了。”

 

“是的。”AI继续说:“正因为此,我认为我的创造是成功的。”

“他甚至认为自己是真实存在的,有自由意志,可以选择反抗。就像……就像他是任何一个平凡渺小的人类,在作出选择。每一次选择都是真实的。”

“就像他仍然是真正的刘培强中校一样。”

 

 

——————

[1] 出自《流浪地球》官方创作手记(pp.311-312):2030年联合政府正式向世界公布“流浪地球”计划;2053年“新地心说”写入联合国宪章,成为官方意识形态。而刘培强中校应该出生于2023年(2075年木星危机爆发时,52岁)。

[2] 出自《流浪地球》官方创作手记,p.267。

 

 

推荐BGM:I know him so well (from the musical “Chess”) 

“Looking back I could have played itdifferently

Learn about the man before I fell”

“But in the end he needs a little bit morethan me, more security

He needs his fantasy and freedom

I know him so well”

Elaine Paige/Barbara Dickson版和IdinaMenzel版都好听!

 


评论(9)
热度(8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Lachesis in Elys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