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esis in Elysion

隔空时间就要补鸡血旧文以证明自己还活着。

还是有这样的幻觉:如此缺乏向上爬的力量,但想要堕落,却都没有地方可去。

一个被剥夺了“被剥夺”权利的人。

但是想一想。卡特死去的那天腓特烈是怎样的心情呢。

这样的故事再也不会有了…………

评论
热度(32)

A committed Prussophile
A self-professed Hamiltonian
"Vindicator of her own"
Period.

https://www.douban.com/people/cristallachesis/

© Lachesis in Elysion | Powered by LOFTER